三十而立恰逢初为人父 谌龙:为奶粉钱可以打到

2019-05-22 15:26栏目:体育
TAG: 体育

  “嗯,为了奶粉钱,可以打到巴黎(奥运会)啊!”谌龙抬着小眼睛一脸笑意。提起即将出生的孩子,他总是那么开心,透着即将为人父的幸福。

  苏迪曼杯开赛前一天,中国队在自己下榻的酒店里按照惯例,召开了赛前的动员会。

  会议结束,队员起身准备离席,张军突然想起了什么:“对了,这次比赛大家要选出一个队长。你们选一下吧!”

  作为这次苏杯名单中大赛经历最丰富的队员,谌龙就这样被任命为队长。第一场比赛,组委会提前了十几分钟宣布让队员进场围圈加油,当时谌龙因为正在热身场换衣服,没赶过来。队员站在那里,犹豫了很久在等待他,但因为时间有限,只好进行了一次没有队长的围圈助威。

  而今天赛前,全体队员都做好了准备。当主持人宣布进场围圈的时候,大家跟随着谌龙站在赛场里。谌队长很认真的告诉大家怎么把队伍的口号喊出来,最好在之前的口号上加上中国,这样更加有力。队长当的认真尽责:“我们的队伍非常年轻,非常有活力。跟他们在一起,就会想起自己好像跟他们差不多大一样的时候开始打团体赛。当我第一次参加苏杯的时候,也是是队伍中最年轻的。现在第4届苏杯,自己经历了很多,也是一个过程。我觉得目前队伍的氛围很好,年轻队员都很努力,为大家做出贡献。”谌龙说,如果大家一定要叫他队长的话,他更喜欢喜欢“谌队”这个叫法,因为不想复制乒乓球的“龙队(马龙)”。

  原本以为印度队昨天跟马来西亚的比赛是为了保存实力,雪藏了头号男单斯里坎斯。但其实他因为有伤病,确实无法比赛,今天的比赛也没有被派上场。虽然,今天印度队上场的维尔玛排名在斯里坎斯之后,但是他在今天的比赛中冲击谌龙的气势却很猛。第一局,谌龙在比分上始终被他压制,直到15-15才艰难追平,最终21-17拿下。

  都说谌龙过不了团体赛的心理关,但是今天即便是落后,谌龙的眼神都显得很坚定和自信。赛后,他说自己在落后的时候,教练组提醒他要严谨一点,一分分去打,因为对方不会放松。这也是整场比赛,他一直专注的原因。

  第二局最后阶段,维尔玛依然没有放弃,甚至追到了19-19,但谌龙最终还是再加分阶段22-20获得胜利。比赛中,他两次因为持拍手被擦破,叫了医疗暂停,比赛结束后小拇指和无名指上分别有了指甲大的伤口。这些年,这里也是谌龙比赛中经常会受伤的位置,赛前曾经有人提醒他要不带着胶布上场,但是因为太专注比赛,自己都忘了。

  因为锻炼新人,所以这次苏迪曼杯谌龙成为了唯一一名老将进入到名单中。随着东京奥运会的临近,谌龙很清楚自己的目标是什么。

  说的残酷一些,年轻的石宇奇已经势不可当,谌龙如果想要参加奥运会,就必须要和林丹去竞争仅剩下的一个名额,争取在积分上保持领先。

  竞技体育就是这么残酷,两名过了而立之年的老将,却不得不暗自上演各种较量。

  为了更好的备战今年的奥运积分赛,谌龙放弃了参加联赛,安心在北京进行训练。小队员说,联赛那段期间每天都能看到林丹和谌龙这两名老大哥在馆里面苦练。

  虽然按照惯例,进入苏迪曼杯名单的队员有机会都要上场锻炼一下,谌龙也做好了随时上场的准备。因为石宇奇亚锦赛之后腰伤复发,为了确保双保险,球队对于谌龙的备战也非常重视。在南宁之前封闭集训期间,除了单打主教练夏煊泽亲自督战谌龙,最多的时候,男单组主教练陈郁,专家组成员孙俊、王跃平都同时站在谌龙所在训练场地,盯他的训练。

  “谌龙现在心态非常好,作为老队员,他非常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,所以这一点很让人放心。”夏煊泽在赛前就这样评价他。

  6月,就到了王适娴的预产期。其实这段期间,正是需要谌龙在身边陪伴的时候,但是为了比赛,谌龙做出了牺牲,一切也因为王适娴的独立,让他很安心。

  原本去年下半年就计划要孩子,心愿很快达成。或许是因为运动员天生体质好,王适娴孕前期都没有什么反应。直到六七个月的时候,还没有特别显怀,他们自己也开玩笑,就像是吃多了样子。

  虽然去年联赛期间,谌龙留在了北京,但是满打满算,王适娴整个孕期,他才陪着去产检了三次,上半年利用比赛间隙,找好了月子中心,把一切都安排妥当,也为了更好的准备比赛。

  “小娴真的很令人放心,整个孕期自己都调整的特别好,体重也控制的很好,每天开开心心的。”尽管如此,谌龙还是觉得孕期没有陪伴有些愧对她。

  之前因为不显怀,都没来得及拍孕照,等到显怀了,谌龙又开始忙着比赛。因为年初比赛频发,只有利用亚锦赛之前那段时间,夫妻俩赶紧去拍了孕照,留下了这个珍贵的影像。发布到网上,引来了网友的一片祝福。

  尽管本周苏迪曼杯就将结束,但为了备战后面的世锦赛,谌龙依然没有时间陪伴王适娴。苏杯结束两周,全队就将前往成都进行世锦赛的封闭集训,即便是王适娴要临盆了,谌龙也必须要跟随球队的训练计划。还好,之前已经跟队里请过假,王适娴只要有临产的征兆,谌龙就马上买机票从成都飞过去。“希望他(她)能等等我,让我看到出世的一刻。”谌龙笑称。

  尽管几乎整个孕期都没能陪伴,但是王适娴总是会跟他分享初为人父母的喜悦。“前几天给我发视频,能看到孩子在肚子里踹他,太神奇了!”谌龙说到孩子,就是满脸的喜悦。

  当年那个刚进队的毛头小子,如今三十而立,已经要为人父。不由感觉时光如梭。而谌龙经历了挫折、磨练,如今对于一切都更淡然。只是现在这种初为人父的感觉,有时候很真实,有时候却又很恍惚。

  “有时候想想,我都要当父亲了,再过一个月孩子就要出生了,还觉得特别不真实。可能当我看到他诞生之后,那感觉才会更强烈吧!”跟很多初为人父的人一样,谌龙现在都还处在兴奋、期待,却又藏着对未来的未知感。

  虽然孩子都快降生了,但是这小两口却还没有给孩子想好名字,甚至是小名。“前几天小娴跟我商量,要不叫咖啡吧!因为她喜欢喝咖啡。我觉得他预产期是6月20日,不过如果是16日生的线日,叫‘六六’挺好。”训练之余,孩子成为了他最放松的话题。

  虽然现在还有初为人父的忐忑,但是对于未来,谌龙好像因为孩子的诞生更加明确。甚至都开始计划,等孩子出生,自己后面比赛估计就要开始做“奶粉搬运工”的日子,一出国比赛就开始背奶粉。

  当然,这不过也是个玩笑。“其实现在想想孩子就要出世,好像对自己未来也有很多期待,打球的动力更足了,因为自己要背起整个家庭的责任。”谌龙这样说到。

  “对啊!为了奶粉钱,可以考虑!”谌龙抬着头,小眼睛又眯成了一道缝,“如果有机会,我真的还想坚持,因为现在身份、心态都不一样了。”不是养家的负担,是他长大成熟,可以用更豁达的心态迎接自己的未来……

今日相关新闻

  • 青岛第六十六中学2019年艺术、体育特长生招生简
  • “让我来告诉你体育的魅力”
  • 【体育局】与吉林联通举行通信服务战略合作签
  • 浙江省体育局
  • 青岛第十七中学2019年艺术、体育特长生招生录取